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激情文学  »  职业妇女们的爱和欲【完】

职业妇女们的爱和欲【完】

群山掩映着一个小镇。许多许多年前,来了一群衣衫褴褛的人,他们发现这里的风光很像他们的家乡,便停了下来,不再迁徙。他们在山坡上开辟牧场,又建起了尖顶的教堂,于是,就有了这个被称为小瑞士的镇子。
  春天,漫山遍野盛开着野花,峰顶的雪水化作一道道小溪,从镇子的边上奔流而过,灌溉着肥沃的牧场。夏天,雨水充沛,溪流暴涨,牧场上的青草愈发茂盛,风吹草低,一群群肥壮的牛羊怡然自得。秋天,层林尽染,霜叶把群山妆扮得五彩斑斓,溪边磨坊的水车,卷起片片金黄。冬天,白雪皑皑,家家户户都生起壁炉,缕缕轻烟,缠绕在寂静的小镇上空,久久不肯散去。
  外面的人很少知道这个地方,小镇里的人也很少到外面去。去年,小镇办起了一所社区大学,这里才陆陆续续迁来了一些新人,其中有一家,来自遥远的中国。这家人一共三口,非常低调。男主人是学院里的助理教授,温文尔雅;女主人暂时做家庭主妇,美丽而贤惠;他们的女儿还没有上学,聪明伶俐又活泼可爱。
  他们的新房子盖在半山腰,刚刚落成,是女主人亲自设计的,两层的小别墅,朝南的一面正对山谷。早晨,女人领着女儿,沐浴着朝阳,把男人送出车道。傍晚,又是女人领着女儿,站在门廊里,披洒着晚霞,迎接男人归来。就这样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
  这天晚上,女人照例领着女儿,把男人迎回家。一家人吃过晚饭,小女儿早早地便睡了。卧室的窗是朝南的,竹帘半卷着,外面天色已晚,灿烂的晚霞,渐渐隐去,半轮明月,爬上枝头。皎洁的月光,惊动了山鸟,扑簌簌飞来飞去,幽黑的山涧显得更加寂静。
  山乡春夜,寒意颇重,壁炉里的火苗烧得正旺。男人靠在床头正看着书,而女人刚刚沐浴完毕,半透明的黑色吊带睡裙,白皙光洁的皮肤,饱满坚挺的乳房,还有半弯雪白的乳沟。她靠在男人身上,柔声问:「工作还顺利吗?老师们不难相处吧?学生们难教吗?」「还好,这里的学生笨是笨了一点儿,可就是忠厚老实,老师们也一样。」「那就好,我就怕和人斗。咱们好好过,再过三四年,转了终身教职,就更踏实了。」女人幸福地搂着男人的脖子,亲吻着他未刮的胡子。
  男人放下书,点点头:「今天我碰见校长了,他说像我这样的资历,不用三四年,两三年就可以评终身教授。校长还怕咱们嫌这儿闭塞,不能久留呢!我说,我就喜欢与世无争。」女人轻轻解开丈夫的睡衣,一面抚摸着结实的胸肌,一面娇媚地说:「亲爱的,人家今天就是想争一争嘛!」同时,一只手已经深入男人的内裤揉搓起来。
  男人放下书本,顺理成章地分开双腿,半开玩笑地命令女人:「淑女动手也动口,还是老规矩!」女人顺从地伏下来,拉开男人的内裤,一口含住了硬邦邦的阳具,津津有味地吮吸起来。男人一边温柔地抚摸着女人的柔发,一边仰面靠住枕头,很是受用地喘息呻吟着。一番吸舔挑弄之后,女人吐出湿漉漉的阳具,熟练地跨坐上去,分开自己的肉唇,握住坚挺的肉棍,缓缓地便要套坐下去。这时,意外发生了 铃铃!叮铃铃!」雅琴从梦中惊醒。六点了。讨厌的闹钟不耐烦地叫着。雅琴坐起身,面色潮红,汗流浃背,胯间黏渍渍地,伸手一摸,内裤已经湿透了。她按掉铃声,闭上眼睛,不甘心地躺下,试图再回到梦中。
  她失败了。
  雅琴不情愿地爬起来,飞快地冲了澡,穿好衣服,叫醒女儿妞妞,穿衣,喂饭。三刻钟以后,她们已经坐在公交车上了。妞妞显然还没睡醒,迷迷糊糊靠在妈妈的怀里,雅琴也趁机打个盹儿。谢天谢地,今天的交通还不算太堵,七点半,雅琴和妞妞赶到了幼儿园。雅琴把妞妞交给老师,转身正要离开,老师叫住了她:
  「妞妞妈,我们请了音乐学院的老师,从下月起给孩子们上钢琴课,每月五百块。
  下礼拜一别忘了带钱来。」「啊?又要交钱?」雅琴没有思想准备,吃了一惊。
  「你们外企白领,这点钱算什么?!咱可不能让孩子在起跑线上就落后,是吧?」「没错儿,礼拜一我一准儿带来,要是忘了您罚我。」雅琴笑着回答:「妞妞就交给您了。」「得,您忙去吧!」老师牵着妞妞,自言自语道:「瞧人家这大气,要不说白领丽人呢。」「天哪,可算没迟到,还早了十分钟。」雅琴坐在办公桌前,松了口气,整理了一下衣衫,拉开挎包,拿出小镜子和化妆盒,飞快地画着淡妆。望着镜子里若隐若现的鱼尾纹,她轻轻叹了一口气。雅琴今年刚过三十,她的丈夫文若是她的校友,高两届,本来是钢院的讲师,因为只有硕士文凭,很难提上去,一急之下,撇下雅琴和妞妞,考了托福GRE去美国读博,走了已经有四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