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激情文学  »  【我的爱情(又名小小或快乐虫子)】

【我的爱情(又名小小或快乐虫子)】

(一)
  我的爱情是痛苦的。那是五年前,我刚刚大学毕业,工作于一家美术广告公司。公司的经理是兄弟二人,老大叫家一,老二叫家仁;家一四十 岁左右,家仁只有三十五、六 岁。
  公司内员工不多,其中有一个叫做小洁的女孩子,人长得一般,但身材非常好,前凸后凹,尤其那小小的屁股,又圆又翘,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十分惹火。
  小洁在公司里掌管资料室,她平时话不多,说起话来也细声细语,比较温柔。
  半年后,我和小洁恋爱了。一天,快到中午时,我提前买了两份饭,送到了资料室,进来后才发现小洁没在,我偷偷地躲到了资料柜的后面,准备和她开个玩笑。
  门一开,进来一人,原来是二经理,也就是家仁。我心想,中午大家都去餐厅吃饭了,他来干什么?正在这时,小洁推门而入,只见家仁一把搂过小洁,亲了起来。我当时只以为他想强暴小洁,怒火冲头,真想冲出去狠揍家仁一顿,可是我见小洁一点挣扎的意思都没有,就忍了下来。
  好一会儿家仁才放开小洁,小洁用手轻轻地打了家仁一下,浪声浪语地说:
  「前天刚刚弄过人家,中午不去吃饭,又来死缠人家。」家仁一面用手隔着裙子抚摸着小洁的屁股,一面嘻皮笑脸地说道:「我的宝贝,我都已经很饿了,可是一想到你的身体,我就不饿了,我现在只想喝你小肉洞里的蜜汁。」一面说,一面用手撩起了小洁的裙子。
  只见小洁雪白结实的大腿上是一条小小的白色内裤,家仁一只手使劲揉捏着小洁的臀肉,一只手已解开了小洁的衬衫,露出了粉红色的乳罩,小洁不时地扭动一下她那肥翘的屁股。
  这时却响起了敲门声,二短三长,小洁推了家仁一把,说:「你大哥来了,快去开门!」家仁不得不松开了小洁去开门,临去时,还在小洁的乳房上捏了一把。
  家仁开了门,家一闪身挤了进来,随即把门锁死。家一说:「小宝贝,好几天没在一起了,想没想我?」家仁说:「大哥,我们正在等你呢!快一些吧,小洁已经等不及了。」小洁白了家仁一眼,说:「你才等不及了呢!天天就想着人家的肉洞,上一次干得人家回家后肚子还痛了半天呢!」家一说:「快脱衣服吧,我们要抓紧时间。」三人很快就脱光了衣服,家仁脱得快,趁小洁解乳罩的时候,已蹲在小洁身边,一手抚弄着小洁黑黑的阴毛,嘴已亲上小洁的臀肉。家一这时也脱光了,一手套弄着自已的肉棒,一手则攀上了小洁的右侧乳房,捏着小洁粉红色的乳头,张开嘴向小洁的小嘴吻去。
  我看到这儿,冲出去拚命的冲动已消失,代之而来的是无限的失落和悲哀。
  在我的眼中,小洁是一个纯洁的女孩,可是今天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,小洁的背后是那么的淫荡。每次和小洁约会,我和她最多也只是接吻、拥抱,充其量也只是隔着衣服摸摸她的乳房和小肉穴,再有进一步的动作,就被拒绝了。
  这时,家一的嘴已吻上小洁的乳房,小洁的一只手正握着家一的肉棒来回套弄着,肉棒在小洁的手中不断地变大,昂首怒目。小洁的乳头经过家一的舔吸,粉红色的乳头已直立起来,上面沾满了口水,晶莹发亮,小洁的双颊因为兴奋变成红色,一脸的春情。
  家一把小洁的头向下按,直到小洁的小嘴巴含住了他的肉棒。这时的小洁上身弯曲,细腰下凹,美丽的小圆臀向后高高翘起,双脚略向两侧分开,那粉红色的阴部早已暴露出来。
  小洁的阴部很乾净,不像其他女人那样生着很多毛,两片阴唇也是薄薄的,粉红色,可能是由于两腿略向两侧分开的缘故,两片阴唇了也向两侧略略分开,可以看得见小小的肉洞,两片阴唇和肉洞上沾着分泌的粘液,闪闪发亮。后来才知道,女人被男人干过多次以后,阴唇就不再像处女那样紧紧地包着肉洞了。
  家仁则跪在小洁雪白的屁股后面,伸着长舌像狗一样舔着女人的两片花瓣,并不时把舌头伸入肉洞中吸吮粘汁,每舔一下,小洁的肥臀就颤动一下。小洁的小嘴则含着家一的肉棍,吃入又吐出,并不时用舌头舔着肉棍中央的马眼,小手则玩弄着家一的两个睾丸。
  家一一面享受着小洁的嘴上服务,一面对家仁说:「二弟,你怎么就喜欢舔女人的屄呢?昨天是不是趁我不在家又舔了你大嫂的屄了?其实你自已媳妇的屄长得最好看,闻起来也香,莫不是在家吃饱了,反而喜欢出来吃这些女人的?」家一用手拍了拍小洁的雪臀,继续说道:「这个小骚货的屄都被咱们兄弟俩插过那么多次了,也可能被她的那个男朋友江雷干过了,她的屄最骚了,你还那么愿意吃?」我听他们谈到了我,心里非常气忿,但这时我的肉棒也正变大变粗,正常的生理反应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