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欲医日记】(之一:偷拍。威胁)

【欲医日记】(之一:偷拍。威胁)

欲医日记(之一:偷拍。威胁)  在故事的开头,我得先介绍一下这段故事发生的时间。  那是XX年的一个夏天。我一个人拖着一个旅行箱,从某省的中医学院,来到了首都。将在这里度过一年的实习时光。  在此之前,我曾经无数次的猜想过这段实习的时光将会是如何如何,可是,却怎么也没有想到,它竟然是这样的香艳。  8月21日,在跟同寝室的几个哥们儿湖喝海灌了一顿后,我醉眼惺忪的离开了学校,登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车。在8月22日中午,到达了位于首都海淀区的某三甲级医院。  说起来,这个三甲医院在国内外可都是赫赫有名的。在这家医院里,经常会有明星大腕,达官显贵的身影。如果不是我家老爷子动用了一些关系,我想到这医院来实习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  当我拖着行李箱,从出租车上下来,站在这家医院大门前的时候,正巧是中午一点。  我琢磨着估计医院行政科的职员都已经下班了,这会儿去找他们,只有干等。  无奈之下,只有先在医院外面的一家‘成都小吃店’里,胡乱吃了碗味道极不正宗的酸辣粉,骗饱了肚子。  吃过中午饭,我看了眼时间,却还不到一点半。离着医院里面上班的时间,还有将近一个小时。在小吃店里坐了一会儿,瞧着小吃店那四十余岁的胖老板娘如狼似虎的眼神,我只有败退的拖着行李箱,离开了这家小吃店。  站在路边上发了一会呆,这夏日的太阳又毒辣的很,晒的我是一阵头昏眼花。  我干脆拖着行李箱,走进了医院的门诊大楼,找了个位置坐着。却也等的发慌、无聊。想了想,与其在这儿等着,那还不如到行政科的门前去等着。说不定遇到一个提前来上班的,还能够早点儿把我的事给处理了。  在门诊大楼的入口处,有俩小护士正坐在那里。除了穿着一身粉红色的护士服外,这两个小护士的肩膀上还挂着一个缎带,上面写着:「为您服务」等字样。  能够在这儿站着,充当导医的护士,显然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,无论是脸蛋儿还是身材或者气质,都得是出众之选。如果说找了个芙蓉姐姐类型的人在这大门口站着,估计来个人就会被她吓的半死。  这两个小护士,一个长发披肩,一个短发齐耳。俩人的脸蛋儿都是白里透红,水灵的很。那一双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更是勾人魂魄。当其望着你时,那眼神直勾勾的,简直是在引诱你犯罪。而她们俩的皮肤,也全都娇嫩的很,不像一些北方女人的皮肤很粗糙。再加上那一身套在婀娜身姿上的粉红色的护士服,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制服诱惑嘛!  我向这两个护士美眉询问了行政科的地址,临走时,也不忘瞄了眼这俩护士美眉的胸牌,记下了她们俩的名字。长头发,气质典雅的护士美眉叫做‘樊鲁’,短头发,气质可爱的护士美眉,则叫做‘赵洁’。  虽然我有心和这两个漂亮的护士美眉聊聊天,勾兑一下感情。可在这医院大门前,人来人往的,实在不好下手。好在我从今以后就在这医院中长期驻扎了,也不怕没机会再来跟她们交流感情。  跟两个漂亮护士不甘心的告别之后,我拖着行李箱,来到了住院部旁边的行政大楼。按照两个导医护士美眉给我的指点,我乘坐电梯,到了六楼。  出了电梯,向左转,走了没两步,刚一右转,正准备迈步前行的时候,我却突然瞄到,在挂着‘行政科’牌子的房门外,一个穿着粉红色护士服,戴着粉红色护士帽的护士,正蹲在门旁的窗户下,以蹲着的姿势,踮着脚尖,努力的伸长了脖子,从那窗户的缝隙处,向着里面张望。  因为这个护士蹲着的姿势,实在有些古怪,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退后了一步,躲在了转角处。  我悄悄的探出头去张望,这个护士妹妹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有人正在窥视。此时此刻,她正努力的向着窗户里面张望,却又不敢做的太过,怕被里面的人给发现。  也不知道在这房间里面,究竟发生着什么事,竟然让她做出了这般的举动。  正当我觉的好奇,想要过去跟她一起观赏的时候,我却突然注意到,这个护士妹妹除了在努力向房间里张望外,她的一只手还从粉红色护士服的短裙里伸了进去,正在里面不住的摸索着……  我靠!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女子手淫、自摸?以前都是在AV中见到过,今天可算是让哥们我看到真实的了。而且,居然还是在这楼道中公然手淫、自摸!  奶奶的,还有没有天理了?这不是勾引人犯罪么?  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,连忙侧身将自己的身形藏好,只将半个脑袋悄然探出去。  我目前的位置,正好是在这个漂亮美眉的右侧,能够清晰的看到她的侧面。  她的脸蛋儿很是水灵,从侧面来看,和台湾的一个叫做林依晨的可爱女星很有几分相似。此时,在她那可爱水灵的脸蛋儿上,正泛着一丝红晕。她的左手,抚摸着自己那高耸的胸部,右手则探入了粉红色的护士裙内。  护士裙因为她的手,而微微的掀起了一部分来,从我这儿,正好可以看到她裙内的那粉色、半透明的小裤裤。  这个小护士忘情的抚摸着自己,浑然未觉,在一旁的转角处,我正在偷窥着她。  看着这个小护士惹火的动作,我实在是忍不住一阵激动。我连忙伸手,将裤包中的手机给拿了出来,悄悄的打开摄像头,将她的一幕幕全部都给摄入了手机之中。当然,我也没有忘记,给她来一个面部以及护士裙内的特写……  小护士在忘情的自摸了一段时间后,突然浑身震了一下,神色显的有些惊慌。  她连忙将手伸入护士服的口袋中,掏出了一只小巧可爱的手机来。手机正不住的颤动着。看来,是她的电话来了。小护士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,拿着手机,从过道的另外一头快步的离开。  瞧着小护士离开后,我这才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刚才小护士所蹲的窗户旁。  此时,窗户紧闭着,一帘百叶窗也紧紧的关闭着。只是这百叶窗不知道怎么回事,没有关全,在旁边留出了一条不小的缝隙。让人能够从这儿,望见窗户内的情景。  在窗户内的房间里,两个人脱的赤裸裸的,紧紧的纠缠在一起。  一个模样艳丽,大约有二十六七岁左右的少妇,正斜趴在办公桌前,闭着眼睛,眉头微皱,粉嫩的小嘴微微的张合着。她努力的将自己那只浑圆洁白的屁股,高高的翘了起来,以便能够承受着来自她身后,那个四十岁左右,身形已经发福了的中年男子的一次次撞击。  原来如此,难怪刚才那个小护士会情不自禁的在这儿手淫,原来是看到了真人A片!  抬头看了眼头上的门牌,这个房间,竟然就是该医院的行政科。  有点意思……  我冷笑了一下,悄悄的将手机拿了起来,从这个不小的缝隙处,摄着里面的情况。虽然还不清楚这里面的两个人是谁,不过,这段影像,却绝对会有用!  中年男子在不断的耸动后,总算是扛不住了。他用力的拍了拍少妇的屁股,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,这少妇立刻转过身来,跪在他的身前,张大了嘴巴,一口将中年男子的阳物给含入口中,上下套弄了一番后,中年男子再也忍受不住,将精液给射在了少妇的口中。他将阳物从少妇口中抽出来,在她的脸上,头发上蹭了两下,将残余的精液,蹭在了少妇的脸上和发丝上。  少妇站起身来,从办公桌上抽了几张纸巾,将中年男子的阳物给擦拭了干净,而后才擦了擦自己身上的痕迹。  我瞧着这两人的‘事儿’已经办完,连忙离开窗户,我可不希望在这个时候,被他们发现我在偷窥。想了想,我提着行李,乘坐电梯到了底楼,找了个地方坐下,同时趁着四周没人注意,将手机中的视频调出来,细细的品味了一番。  等到两点半正式上班的时候,我才提着行李箱,又一次来到了行政科的门前。  这会儿行政科的门开着,里面只有刚才那个少妇,端坐在办公桌前。她戴着一副眼镜,给人一种很是端庄、贤惠的感觉。又有谁知道,就在之前不久,她竟然表现的是那样的淫荡呢?  「有什么事吗?」她抬起头来,问我。  「你好,我是徐教授介绍来实习的。这里一份是徐教授的介绍信,一份是我的学校开的介绍信。」我将两份介绍信递给了她。  「哦?徐教授介绍来的?」她看了眼介绍信,又拿起办公桌上放着的院内电话,给徐教授拨了一个电话过去。  我趁着这个时候,偷眼打量她。她的胸部还真不是一般的大,都快要从职业装里跳出来了。我甚至还发现,在她耳旁的发丝上,还有一个已经凝固了的乳白色凝胶状的东西挂在上面……  少妇的电话在这个时候已经打通,她的声音很是娇柔,「徐教授,您好,我是吴欣啊。哎,对,就是行政科的吴欣。我问一下,您是不是介绍了一个叫做赢晖的年轻人来我们医院实习?」  徐教授那豪爽的声音,也从电话里面传了出来:「是啊。怎么?小晖已经到了你那儿了吗?你可得好好的给我安排一下啊!他可是我老朋友的儿子!我那老朋友在医学界里的名声,可不比我小啊!」  徐教授是这个医院中,资格最老,名声最响的教授。他的学生遍布大江南北,甚至还有许多是专门从国外来向他讨教求学的。可以说,徐教授算得上是这个三甲医院的‘看家宝’。他所吩咐的事,就算是院长,也要认真照办。  吴欣不过是一个行政科的办公人员,又怎敢违逆了徐教授的意思?  吴欣连忙说:「是,是,是。徐教授,您放心好了。我一定会安排好的。」  徐教授笑着说:「好嘞,那我可就将他交给你了。对了,你转告他一声,让他在今天晚上下班时间,到我的诊室来找我,我给他接风洗尘!」  吴欣再放下了电话之后,看着我的神情,也有了改变,变的热情多了。她笑着说:「真没想到,你是徐教授的子侄。」  一边说着,吴欣一边飞快的将我实习的一切事宜都给办理好了。而后她又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,为我安排住宿以及实习部门的。最后,她开了一张条子给我,说:「你拿着这张条子,去职工宿舍,给三楼的赵阿姨,她会为你安排好住宿的。  我已经给她打过招呼了。本来,我应该送你去的,可是我这儿的事情还有点多,就只有委屈你一下了。啊,对了,这个是我的电话号码,你以后如果有什么事,就给我打这个电话,只要我能够办到的,我都会帮你办的。」  「多谢你,吴欣姐。」我在接电话号码以及条子的时候,触碰到了她那细腻的小手,心中不由的一阵激荡,脑海里,又浮现出了刚才她那浑圆的大屁股,以及淫荡的吞精动作……  骚蹄子,真的是骚蹄子!早晚有一天,我也要让你吞我的精!  我在心中说道。  拿着吴欣开好的条子,到了职工宿舍,找到了三楼的赵阿姨,这是一个四、五十岁左右的慈祥阿姨,她为我安排了一间宿舍。这是一个双人宿舍,在这个大多都是‘四人’‘六人’甚至‘八人’‘十人’的宿舍中,算的上是好的了。由此可见,吴欣真的看在徐教授的份上,给我有所照顾。  将行礼放好,又将床铺铺好了之后,同宿舍的另外一个哥们,还没见踪影。  我也是刚来这个医院,还没四处走过,干脆起身,离开了宿舍,准备四处走走。  这个宿舍楼,是一个男女混住的宿舍楼。从一楼到三楼,是女生的宿舍区。  而从四楼到六楼,则是男生的宿舍区。因为这宿舍楼只有六层,倒也没有修建电梯。  我沿着楼梯,走到二楼的时候,从那敞开的楼道口处,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  这个身影,正是刚才我在行政科外,看到的那个手淫的护士!虽然她此刻已经脱去了粉色护士装,换上了白色的衬衣和蓝色的牛仔裤,但是她的容貌,我却记的很清楚。  瞧着这个护士,我心中早已经被勾起来的欲火,开始熊熊的燃烧了起来。  我立刻尾随上了这个漂亮可爱的小护士。  小护士并没有去其它的地方,而是直接去了洗漱间。看着她手中端着的一盆衣裤,就知道她是打算在这会儿,将衣裤给洗了。  此时,正是上班时间,这个小护士估计是轮休,要不然也该在科室里上班。  整个宿舍楼中,除了极少部分轮休的人之外,大部分的,都在上班。因此,我也并不担心会被其他人给瞧见。  我跟在小护士的身后,窜进了洗漱间,随手将洗漱间的门给关上了。  这个洗漱间足有一个寝室大,两排是水管,在左边,还有一个大型的热水器,二十四小时烧着热水。  小护士原本正打算洗衣服,却见我突然出现,并且将洗漱间的门给关上了,神情顿时显的有些恐慌。  她故作镇定的质问:「你是谁?怎么跑到女生宿舍区的洗漱间来了?你想要做什么?」  「别紧张,我不是歹人,我是刚来的实习生。」我微笑着说。  或许是我的微笑,让她的戒备心减少了一些。她没有之前那么惊慌,却依旧皱着眉头,质问我:「你来这儿做什么?!」  「我是给你看一点东西的。」我笑着说,同时将手机给拿了出来,选择播放之前拍摄的那一段视频。「瞧见了吗?漂亮可爱的小护士,在行政科前手淫……」  「你……」小护士的脸,一下子变的绯红,她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,也不知道是气,还是怕。估计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一时的冲动,不但被人给发现了,而且还被人给拍下来了。  「你,你,你给我删了它!」小护士尖叫着,想要冲过来,夺过我的手机。  我侧身一让,让开了小护士,将手机高高举起,冷笑着说:「删了它?嘿嘿。  就算是你删掉了我手机上,可我在电脑上,却已经有备份了。我如果将它给发到网上去,你可就真的出名了。说不定,可以和那‘靠背女’一样的有名!」  「你,你……」小护士仿佛了没了力气,一下子瘫坐在地上。「你想要怎么样?」  「怎么样?我看你刚才一个人在那儿很辛苦,想要来帮你一把。」我淫笑着,拉开了自己的裤链,将早已经昂首挺胸的阳物,给掏了出来。  「你混蛋!你休想!」小护士骂道。  我耸耸肩,说:「不愿意吗?不愿意的话,我就将这段影像放到网络上去。  啊哈,我真是好奇,你的家人、你的朋友、你的同事在看到这段影像后,会有怎样的表情呢?嗯,想必,一切会很精彩很精彩吧?」  「不,不要这样。我求求你了。千万不要这样做。」小护士哭着哀求道。  我没有回答,而是伸手指了指自己那昂让挺立着的阳物。「求我有什么用?  要求,你就求它。」  小护士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我的阳物,哆哆嗦嗦的样子,好似一头受惊的小绵羊,她说道:「我……我……我给你口交,给你含出来可以么?你不要进入我的身体……」  口交?  我阴笑了一下。  只要你肯给我口交,到时候要不要插入,还不是我说了算吗?  我装着沉吟了一番,这才点头说:「也好……」  小护士看了眼我的阳物,慢慢的跪到了我的面前,伸出娇嫩的右手,握住了我的阳物。  说实话,我在火车上待了一天,这才刚下火车,又是炎炎夏日,这阳物上,早已经有了气味。不过,小护士在我的威胁下,却只有忍着恶心,慢慢的将那娇嫩的嘴唇,凑到了我的龟头上。  小护士张开了嘴巴,将我的阳物整个儿给含在了口中。阳物上散发着的骚臭味,让她恶心想吐,但却不敢吐。她强忍着恶心,用舌头舔弄着我的龟头。同时脑袋还一上一下的套弄着。  让我诧异的是,小护士口交的技巧,很有些生涩。这让我心生疑惑,问道:「喂,你该不会是第一次口交吧?」  「嗯……」小护士因为口中含着我的阳物,回答起来有些费劲。「以前,只是在A片里看到过……」  原来如此,真没想到,我居然还给这个小护士开嘴巴的处。  一想到这儿,我的心中就禁不住一阵激动。虽然小护士的口交技巧很有点生涩,但却让我颇为兴奋。我伸手抱住她的头,用力的向着她的嘴巴里面,不住的耸动。而小护士,也很是配合,辛苦的用舌头,卷、舔着我的龟头。  「嗯,嗯,嗯……」小护士吹着吹着,脸蛋儿开始发红,嘴巴里,也渐渐的发出声响,瞧这模样,应该是动情了。  我不动神色,一只手抓着她的头,另外一只手,则向下,从她的衣领处,伸了进去,将她的胸罩拉开,用力的揉搓着她那弹性十足、柔嫩滑腻的奶子。  「嗯,嗯,啊……」小护士的呻吟声,越发的大了。她甚至忍不住,在自己的裤裆处摸来摸去了。  嘿嘿,刚才说不想让我插入。现在却动情了吧?是时候,将你给推到了。  我在心中偷笑。  就在我准备将小护士给推到在地,而后将阳物插入她的阴户之时,走廊上,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。那脚步声由远及近,正是向着洗漱间来的。  小护士被这阵脚步声从激情中惊醒过来,她连忙吐出了我的阳物,满脸娇红的站了起来。同时整理了一下衣衫。  真他妈的该死!到底是谁,在这个紧要关头,跑来搞破坏?  我真的是怒不可遏,却也只有赶紧整理衣裤。  就在我和小护士刚将衣裤整理好的时候,洗漱间的门被人给推开了,一个模样儿俏丽、青春,腰身极细,脸蛋儿长的跟林心如似的少女,端着一盆衣服,从外面走了进来。  瞧着我们两人,她诧异的问:「文婷,你在这儿呢?这位是……?」  (下一集的剧情会是怎样的呢?我什么时候能够扑倒文婷?和我同一个宿舍的,又会是个什么样的任务?敬请期待下集更精彩~~~ )  (前面的话:本来第二章很早就应该写完并上传的。但是由于我在前段时间被派到了山区指导、支援山区的医疗卫生事业。所以一直没办法写作,春节期间虽然就回来了,却又一直忙于其它的事务。现在总算是又有时间,可以开始继续写完这个故事了。请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。别的不敢说,至少,这个故事是要写完的。不会太监的!我们的口号是:没有太监!谢谢大家~ )  被称作文婷的小护士俏脸儿一片绯红,她支支吾吾的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。  虽然被撞破了好事,让我实在有些不爽。不过看在这个撞破好事的人,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小美人。我心中的怒火,也就稍微减少了些。  瞧着文婷不知所措的模样,我眼珠一转,坏坏的一笑,一伸手将文婷给揽入了臂弯之中。  文婷想要挣扎,不过她一个小姑娘,又怎能从我这有力的臂弯之中挣脱出去?  我一只手搂着文婷,笑眯眯的看着撞破了我和文婷好事的小护士,说道:「我是文婷的男朋友,我叫做赢晖。」  「你是文婷的男朋友?」小护士惊讶的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文婷,噗嗤的一笑,说道:「文婷,你什么时候找了男朋友了,居然也不给我们说说?你倒是隐瞒的有够深的呀。怎么,怕我们把你的男朋友给抢走了吗?」  文婷急了,忙否认道:「不是的,小可爱,你可别听他胡说,他可不是我的男朋友。」  我垂下头,凑到文婷的耳边,冲着她的耳朵哈着气,低声说:「别忘了,你还有一段不雅的影像在我的手中……」  「你……」文婷急了,她一侧头想要跟我理论,却没她却未曾料想到,她这一侧头,却和我四唇相对了。  如此一件送上门来的好事,我又怎能放过呢?  趁着事发突然,文婷还没能回过神的机会,我的舌头强行撬开了文婷的牙关,伸入了她的口中,寻找并纠缠着她的那根柔嫩的香舌,同时汲取着她口中香甜的汁液。  文婷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懵了。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是为时已晚。  不过文婷依然是奋力的一把将我给推开。  不过在这个被称作小可爱的小护士眼中,文婷纯粹就是当着她的面,主动的向我献吻。而这也似乎验证了我刚才所说的话:我是文婷的男朋友。  小可爱的俏脸儿红扑扑的,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掐上一把。她有些羞涩的啐道:「文婷,你都主动给他献吻了,居然还说他不是你的男朋友?哎呀,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?罢了,罢了。我这就走,把这里让给你们谈情说爱。」  小可爱端着衣服,慌慌张张的跑了。因为跑的慌张,她的一只粉红色的bra居然从盆里掉落了出来。  我一个箭步窜了过去,趁着小可爱还没有注意到的时候,将这只粉红色的bra给拾了起来。  这只粉红色的bra看起来大概是C罩杯,看来这个小可爱虽然个子不高,这胸却着实不小。望着这只粉红色的bra,我不由的幻想着揉捏着小可爱的胸部,会是怎样的一种舒坦的感觉?  我拿起这只粉红色的bra,放在鼻尖一嗅。一股淡淡的少女的幽香从bra中散放出来,进入我的鼻腔里,这让我胯下的小兄弟,不由的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。  文婷看着我的举动,俏脸儿一片绯红,她忿然的叱责道:「你这个变态色魔,你居然拿着小可爱的bra在鼻尖闻!你,你,你简直是变态,变态!」  我将小可爱的bra放入了裤包里,这可是我的战利品之一。  我转过头冲文婷咧嘴一笑,说道:「我变态?嘿嘿,我们两个人之间,还说不清究竟是谁更变态呢。至少我没有在走道上自慰,更没有因此而被人给拍下照来。」  「你……可恶……」文婷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,总算是让自己激动的心绪平复了下来。她恨恨的瞪了我一眼,说道:「现在你可以把偷拍的那段影像给删除了吧?」  我摇头笑着说道:「不行。」  文婷又惊又怒,她冲我质问道:「为什么?你刚才答应过的,只要我给你含……含出来,你就把那段影像给删除掉。我刚才都已经给你含了,你为什么还不  删除那段影像?难道你要出尔反尔?」  「刚才可是你求着要给我含的。我只是答应让你给我含,又没有答应你含了就要将那段影像给删除掉。」我嘿嘿的奸笑着,模样儿似乎了电视剧中的那些无恶不作的奸人。「再说了,你所说的是含出来,可是刚才你虽然含的我很爽,但是我却没有射。因此,我为什么要删除这段影像?」  文婷怒极,指着我骂道:「你……无耻!卑鄙!」  别说,美人就是美人。这个文婷在骂人的时候,也别有一番韵味,看的让我很有些为之着迷。  「怎么,你现在才知道,无耻是我的座右铭,而卑鄙则是我的绰号吗?」我坏笑着说。文婷在生气的时候有一种别样的美丽,所以我故意的想要将其激怒。  「要不这样,咱们找个机会,再将刚才没有完成的事做完,我就将手机中的那段影像给删除掉。怎么样?」  注意我所说的这句话。我只是说将手机中的影像给删除,而并没有说,也要将传入了TF卡或者电脑中的影像,也都给删除……  文婷这个时候被我给气的够呛,想也不想就说道:「你休想!我就算是跟狗,也不会跟你!」  「哦呜~ 」我吹了声口哨,「你居然对狗也有兴趣,难道说你喜欢兽交?我靠……真是看不出来呀,啧啧,文婷呀文婷,瞧你这模样也秀秀气气的,真没想到你的内心竟然是这样的闷骚。兽交耶,这可是前卫至极、彪悍至极的玩法。哥们我还从来没有尝试过呢。」  「你,你,你……」文婷这个时候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是说错话了。她原本想要反驳我几句的,却突然发现和我斗嘴是一个既不明智的选择。  「我懒得再跟你这个无耻的混蛋多说!」文婷扔下这么一句话,冲出了洗漱间。  我踱步到洗漱间的门口,冲着文婷的背影说道:「喂,文婷,你可千万别忘了,在我手机里面的东西。自己想想吧,如果不像成名网络的话,最好答应我的要求。」  「去你妈的!」文婷这个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小护士居然被我给逼的爆出了粗口来。这让我不由的愕然一笑。  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,这会儿已经是三点多快四点了。我想了想,决定去拜会一下徐教授。毕竟来到这个医院实习,都是徐教授给签的线。更何况徐教授现在是这家医院的顶梁柱,首席专家教授。更他把关系打好了,对于我以后在医院中的日子,也能有所帮助。  在医院外面买了点儿精致的果盒,提着它们我就到了徐教授的所任职的科室。  见到我之后,徐教授显的很热情。先是问了问我老爸的近况,又长吁短叹的说起了他以前在我爷爷门下学习中医的往事。最后又是千叮咛万嘱咐的,让我一定要在医院里面好好的学习临床知识,不能给我老爸、我爷爷丢脸。  这样的话,从小到大我不知道听了有多少了。反正就是一个劲儿的点头,附和着说些他们喜欢听的话就是了。  一番畅谈下来,徐教授对我的好感有了极大的提升。甚至都快将我给当成他的亲儿子一样的对待了。他甚至当着我的面,给我老爸打了个电话。在电话里一个劲儿的夸我,都快把我给夸的不好意思了。  辞别了徐教授之后,我返回了宿舍。可是当我打开宿舍门之后,却惊讶的发现,在宿舍里另外一张床上,赤裸裸的躺着一男一女两个身影。  男的和我岁数相差不大,身材有些胖硕,留着一头寸板头。  而那女人的岁数大概是在二十岁上下,有着一头乌黑的秀发,披洒在肩上。  她的身材极赞,腰小胸大屁股圆。不过从我的角度不能清楚的看到她的面容。  此刻,这个女子正骑在男子的身上,不住的运动、驰骋着。  似乎……我一不小心撞见了别人的好事呢?  那女子见有人闯了进来,被吓了一跳,停止了驰骋。  男子则处变不惊,他在女子浑圆的屁股上用力的一拍,说道:「停着做什么?  继续呀,妈的,我眼见着就要射了,你这一停岂不是在害我?」  女子不敢反驳,连忙又继续驰骋了起来。  男子侧过头来,对我咧嘴一笑,说道:「哥们,想必你就是我的室友了吧?  幸会,幸会。认识一下吧,我姓范,叫范强。咱们以后就是室友了,也可以算的上是兄弟了。可惜我现在情况有点特殊,不能跟你握手。不过没关系,你稍等片刻,我很快就搞定了。」  我看了眼范强,又看了眼骑在他身上的女子,说道:「我叫赢晖,强子,我看我还是出去等吧?」  范强忙说:「不用,不用,你坐你的,不用客套。」  难道这个范强办事的时候,还喜欢被人给看到才会觉的够劲?  我也不是一个做作的人,关上门,走到自己的床边,扯过一张椅子来坐下。  又从兜里拿出一包云烟来,递给了范强一支,而后自己也叼上了一支。  「云烟?唔……我还真是没有抽过这种烟呢。」范强嘀咕了一句,不过还是点燃了烟抽了起来。  吞云吐雾中,范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感慨的说道:「哥们,我刚一见到你就觉的你这个人挺不错的,一点儿也不扭捏造作。要是换了其他人,我估计他们早就面红耳赤的跑到门外面去了。那会像你这样,坐这儿跟我吞云吐雾啊。」  我笑着说:「好说,好说。我刚一见到强子,也觉的你这个人特不错,就好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一般。」不过我的心中却是在暗道:我这就当是看一出真人秀,不看白不看。你都不害羞,我有什么好害羞的?  范强用力的一拍骑在他身上的女人,「啪」的一声脆响,让那女人疼的哎哟哟的乱叫。  范强却不理这个女人,而是冲我说道:「嘿,你别说,我和你一样有这样的感觉!晖子,你说这该不会就是缘分吧?」  「缘分?你们两个都是男的,怎么还扯到缘分上去了?」骑在范强身上的女人噗嗤一声笑。  我这个才发现,这个女人说话的声音还真是甜腻的让人酥麻。也不知道这个范强从哪儿认识了这个一个女人?  范强不乐意了,瞪了女人一眼,骂道:「你好好的做好你该做的事就行了。  男人说话,你一个女人插什么嘴?」  女人被骂的可怜兮兮的,却不敢还嘴。不过她腰部的扭动频率却明显的加快了起来。而范强也顾不着跟我闲聊了,双手搂着女人的纤细蛇妖,「嗯嗯、喔喔」  的呻吟了起来。呼吸也变的越发的急促了。  终于,范强在一声长长的「喔喔」的叫声之后,总算是射了出来。  女人从范强的身上爬了下来,小心翼翼的为范强清理着。不但用卫生纸,还用嘴巴将范强阳具上的精液和淫水给舔的干干净净的。  直到这个时候,我才看到这个女人的面孔。不知怎的,我觉的这个女人看着很面熟。可是却想不起来她究竟是谁。  范强冲我一笑,说道:「怎么,是不是觉的这个女人有点儿面熟?」  我点头说道:「没错,的确是有些面熟,就是不知道在哪儿见过她。」  范强哈哈的笑了起来,说道:「她不就是拍了那个什么什么广告的女人吗,就是这段时间经常都会在电视上放的那个。怎么样,你想起来了没有?」  听范强说出那个广告的名字,我倒是一下就想了起来。「我说怎么觉的她在哪儿见到过呢,原来是在电视广告上呀。我说强子,你挺厉害的嘛,居然把上了一个漂亮的广告女郎当女朋友。」  「切!什么女朋友呀!她才不是我的女朋友呢!」范强不屑的瞄了女人一眼,向我解释道:「我打算投资拍一部电影玩玩,这个女人,是几个候选的女主角之一……」  我讶然的说道:「我靠……原来是潜规则呀!早就听说这个娱乐圈里有潜规则了。没想到强子你居然也掺和到这里面去了。哎……不对呀,强子,你不是一个实习医生吗?怎么还投资拍电影?」  范强吐出一个烟圈,说道:「我家是山西临汾的,我家是开煤矿的。」  原来是山西煤矿老板的儿子!我靠!难怪这么大碗,居然有钱拍一部电影玩……  「其实吧,我投资拍电影,也不是为了能有什么丰厚的利润。我就是为了能够玩一玩这些平时只能够在电视、电影里面看到的女明星。我给你说,晖子,你别看这些女明星在荧幕上一个个都是高贵典雅。这个自称是清纯女王,那个自命是清纯教主。其实呀,都他妈的是一群骚货。」范强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道,「晖子,以后我领你去见识见识这娱乐圈里,究竟是怎样的一番淫靡模样。」  对于范强的话我不置可否,不过却依然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:「好呀,强子,那我以后可就跟着你混了。」  范强高兴的说:「行勒。」  就在我和范强闲聊的时候,那个女人悉悉索索的准备穿上衣服。  范强弹掉了手中的烟蒂,转过头去,对她说道:「喂,林雯,你穿衣服做什么?」  我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,原来这个广告女郎的名字叫做林雯。  「范总,你这儿有朋友,我就先走了。」林雯说。  范强眼一瞪,说道:「走?走什么走?没看到我兄弟在这儿吗?我告诉你,今天你得让我的兄弟也快活了才能走!」  林雯说:「可是……」  范强冷笑着说道:「没什么可是的。你还想不想演这部戏了?你还想不想当女主角了?嘿,我说,你该不会以为拍了那么一个破烂广告,就能够成名了吧?」  林雯忙说:「不是的,范强……」  范强哼道:「我告诉你,你今天如果不把我这个兄弟给服侍舒坦,这部戏你就别想演了!更不要说什么女主角了!」  林雯愣了一下,忙说道:「范总,我保证能够让你的这位兄弟舒坦的。」  「这就对了嘛。」范强满意的点头。他歪头冲我说道:「晖子,这妞的确够劲。我刚才被她给折磨的肚子都快要饿扁了。我得出去找点儿吃的。你慢慢在这儿享受吧!对了,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。」  相互交换了电话号码之后,范强这才离开了寝室。  林雯跪在床上,小心翼翼的对我说:「赢晖先生,我们现在开始吧?」  想起这个小妞在电视广告中的那副清醇的模样,再看看她现在这赤身裸体,邀请我上床的样子,我心中的欲火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。  刚才跟文婷的半途而废让我很不爽,这会儿正好可以在林雯的身上好好的发泄发泄。  见我点头允许,林雯连忙凑了上来,伸出柔荑帮我褪去了衣裤。等我躺上了床之后,林雯也不顾我身上臭熏熏的汗臭味,伸出娇嫩的香舌,从脖颈开始,向下慢慢的舔舐我的全身。  腋窝、胯下、屁眼、脚趾……任何一个地方她都没有放过。她那只娇嫩的香舌就好似带电一般,但凡是被她舔过的地方,都泛起阵阵的酥麻感来。真是让人爽到连脚趾头都快翘起来了。  林雯埋头在我的胯下,含着我的阳具。她时而用舌头逗弄着马眼,时而跟舔冰棍似的舔着我的阳具,时而又将我的阳具深深的含入口中。  林雯的口交技巧比起生涩的文婷来,实在是要好上太多,太多了。  我甚至忍不住呻吟了起来,「噢,喔,舒服,真他妈的舒服……」  我毫不客气的伸手抓着林雯的奶子,用力的揉捏了起来。让林雯痛并着快乐。  一个翻身,我将林雯给压在了身下,就要挺枪刺入林雯的阴户。  林雯忙道:「戴套……」  「妈的,老子都不嫌弃你,你居然还嫌弃我?戴个屁的套!」我骂了一句。  刚才被文婷那妞给逗弄起来的欲火在这一刻全部爆发。如果戴套,肯定不能让我满足。我不管林雯怎样的挣扎拒绝,腰一挺,阳具就刺入了林雯的阴户之中。  林雯立刻叫了起来:「喔,喔,好大,好热,好烫……」  我的腰不断的耸动着,速度越来越快。林雯眉头紧锁,口中不住的发出「嗯嗯、啊啊」之类的浪叫。  我一边插着林雯的浪穴,一边问道:「嘿嘿,林雯,我和范总的屌,谁的更大、更强?」  林雯这会儿已经是处于情绪激昂的时刻了,她不假思索的说:「你的要比范总的更大,更强。范总的身材看着大,可是屌却小的很……」  我笑着说:「哈哈,林雯,我跟范总是兄弟。你就不怕我将你所说的这话,告诉他吗?」  林雯被吓了一跳,等她看到我脸上的笑容,这才恍然明白我是在逗她。于是她娇嗔道:「赢总,我可别告诉范总呀。这样吧,让我使出毕生绝技,来让你爽上天吧!」  看着林雯脸蛋儿清醇,却说出这样淫荡的话语,我实在是觉的过瘾。